主页 > G屯生活 >126期诤报 >

126期诤报

时间:2020-08-07 来源: G屯生活 点赞: 964

柳边、塞外、边墻这些个颇有些地志意味的词句,不禁让我萌发了许多的联想。源自上一辈人口中掌故轶闻的传说,留给儿时的记忆还尚未尽失。岁月蕩涤之下多少且还依稀的残留一点往昔的光和影。沿着以山海关为界跨向边外一步一步沧桑迁变的屐痕,你会发现以王朝恩威侧重的历史太不可思议了,既要牢牢掌控大一统的皇权治下,又要内外有别,视外部为边,为蛮夷之地,以化外或外化置之。柳边、塞外、边墻这些个颇有些地志意味的词句,不禁让我萌发了许多的联想。源自上一辈人口中掌故轶闻的传说,留给儿时的记忆还尚未尽失。岁月蕩涤之下多少且还依稀的残留一点往昔的光和影。沿着以山海关为界跨向边外一步一步沧桑迁变的屐痕,你会发现以王朝恩威侧重的历史太不可思议了,既要牢牢掌控大一统的皇权治下,又要内外有别,视外部为边,为蛮夷之地,以化外或外化置之。最终酿成边患不可收拾。仅以蒙元和满清得以入主中原为例。便可证明「边」。的诡谲所在,不可轻视。须知那当年的渤海国,契丹、辽、金等都是在边外坐大的,欲与中原平分秋色。
 
不过,历史常常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可任凭你手中的权柄所驾驭,君不见,何以几番风云跌蕩,改朝换代,致使一片广袤无际曾经天骄纵横的万里边域竟屡遭践踏劫掠,乃至蚕食殆尽,到头来只剩下了一个区区有限的所谓东三省(即今日东北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其实,黑龙江本属中国内河,可却要一分为二。那自古即为鲜卑人家园的鲜卑大地也竟然成了俄罗斯版图上的西伯利亚。须知西伯利亚也并非俄文名称,中国古音「西伯」与「鲜卑」同义。如此,如此,沙皇俄国麾下的哥萨克匪徒窜犯虏掠之处,无不露尸遍野,血迹淋淋。边外,边外,就这样致使成千上万的中国边民被赶出家园,或死于屠刀下埋骨荒原,或葬身江河。其悲惨之状不堪回首。中国边民世代居住过的城镇乡村,包括河道码头等,统统都被改成了俄国的名称。时至今日,难道不就是这幺样的一个令人心冷齿寒的历史现实吗?
 
多少年过去了,惨死于俄国人刀枪之下数以万计的中国边民,冤沉海底,寂寂无闻,既无人祭奠,亦无人追思,至今甚至连一篇纪念文章都不曾有过,就更不要说立碑缅怀了……既然正史之外还有一部以泪血浸染而成的边外土地与生命哀史,那幺就且容笔者不揣冒昧的始从柳边,边墻慢慢说起吧,藉此以追寻那些久已被湮灭了带血的边外史迹。
 
柳边,从字面上看不难理解,那就是柳条边墻的意思。「边墻也,以柳为之,在塞外」。中国古代曾有「柳营」之说,唐代诗人卢纶有一首诗就有柳营之句「诸戍拜柳营」。据传汉朝将军周亚夫为抵御胡人,而于细柳一带扎营安兵,故此后人便称军营为柳营。那幺柳边又是因何而来呢?是否也是出于军事防範而为。不过说法不一,很难定论。但应该肯定的是柳边、边墻、确属明清时代的历史产物,之前没有。
 
先说边墻。边墻始自明代,为防外患,明筑辽东边墻,因为那时蒙古的兀良哈部和满州女真各部常常起兵向内地袭扰,所以明朝政府决意于辽宁东部构筑边墻,以抵御外敌。这一边墻西起今辽宁省绥中县铁厂堡,向东至鸭绿江边,全长约一千九百六十余里。边墻共分三段,即辽西边墻,辽河边墻和辽东边墻。不过还未见有插柳之说。
 
柳边中的插柳以作边墻还是源自满清。据满州史称,满州人从来就把他们兴起活动的区域设定于「自东海至辽边」。也就是在一六四四年,满州入主中原迁都北京后不久,即在明筑辽东边墻的基础上修筑了盛京柳条边。以柳条边划为封禁区,用以保护边外的採参和狩猎,并把明筑辽边之外定为「荒徼」不準越界垦植。其缘由是「盖自长白一带,乃清朝发祥地,若有逾越者以犯边论处」。因此,为加强盛京柳条边之防範,清政府特别在东部又设置了六座边门以利管辖查禁,边门分别为威远堡、英额、兴城、碱厂、瑗阳和凤凰城。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因为清朝初期屡有蒙古寇警,清政府为保境安民,乃于今辽宁吉林两省插柳结绳定边,以作防御线,谓之柳条边。其柳边防御线南起辽宁凤城县,北至开原县,折而向西南下至山海关接连边城。总计周长一千一百二十公里。又自辽宁开原县威远堡迤东,历经吉林北界至发特哈,这条柳边线为三百九十余公里。据史料所记。在其凤城县东南至大东沟海边之一段,乃是唐贞观年间高丽莫支离盖苏文所筑之遗址,共设守门二十座,后来清时继续沿用,并且每门设章笔帖式官兵看守,以稽查过往人员。
 
再有,与上述说法有明显不同的是,还存有这样一些记述:「柳边」是出于满州女真人对于大自然怀有的一种极度虔敬仰崇的感情。他们的龙兴之地就得力于上天神明和大自然的眷顾佑助。所以当他们大业已成定鼎中原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明令特别保护龙兴之地的原始自然风貌,不得冒犯与破坏。随之严格勘定辽东农耕区边界,并沿边植柳作为防护带。凡越界垦伐或採参射猎者,以犯边罪重罚。因此,这道柳林防护带就被称为「柳边」。防护区域也叫作「柳寨」。「柳边」西起山海关,东至鸭绿江口,此段名为「老边」。另一段则是自开原到拉林河畔的山河屯,他被定名为「新边」,而「新边」就是作为农耕保护区同游牧区的一条分界线而设。
 
想想看,一个好多年前的柳条边或日辽东边墻,无论是地理名称也好,防御设施也罢,总之明清以来的史书上都不曾有过确切翔实的记述,它仅仅是偶尔闪现即逝的一个名词而已。如今,痕迹无存,唯一多少可以寻索到的一点凭据,那就只有从故纸般的地志篇章里去慢慢辨认了。然而也正因为本来属于史实的一些事情竟无端给封煞湮灭掉了。当笔者忽然从落墨于废旧报章里的一些轶闻故史的记述中发现了其中有关边柳,辽边这类边外史说的时候,实在是难以再安静下来了。过去,笔者写过《远东泪血》,希望不要忘记中国人历史上蒙受过的最大屈辱是来自沙皇俄国和斯大林的苏联。因为自十九世纪以来,世界帝国主义列强纷纷肆虐于中国,其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欧美,不是日本,而是俄罗斯、是苏联。致使近百万平方公里的中国疆土就凭藉几纸不平等条约竟顺理成章的划入了俄国人的版图。这就是笔者愤然按捺不住内心深处的长久郁闷,决意要以柳边为题向边外史疾书切入的初衷。以此来告慰记忆中我所知道的那些上一辈人至死都无法言尽的边史情仇。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988smc|本地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 subet申博手机在线